当前位置:首码网 > 前瞻

抖音项目:抖音盯上网约车生意,切得动滴滴蛋糕吗?

01-01 抖音项目 ...°

抖音的本地生活业务又现新动作。

抖音项目:抖音盯上网约车生意,切得动滴滴蛋糕吗?

最近,抖音开放了交通出行服务的平台服务商入驻资格,在抖音开放平台可以看到,在交通出行的入驻栏中,出现了打车/网约车、顺风车/拼车、出租车的选项。据了解,T3出行、一喂顺风车以及一众本地出行服务平台都已入驻抖音小程序。

近两年来,抖音加速布局本地生活,从团购、外卖,再到如今的打车,似乎要再造美团2.0。而网约车市场,今年也风起云涌,重新回归战场。

今年7月,华为发布第三代鸿蒙操作系统,系统内置聚合打车服务Petal出行,同时腾讯也在也在微信的“出行服务”里推出了聚合打车功能,T3 出行、曹操出行、首约汽车等多个平台都已入驻。

经历过多年前滴滴、快的以及优步的大战后,如今聚合打车成为了新的兵家必争之地。

抖音本地生活再入美团腹地

尽管网约车小程序还未出现在抖音推荐位,但是抖音的野心已经可见一斑。

近两年来本地生活一直是抖音的重中之重,抖音本地生活主要分为到店和到家两大业务,过去抖音的重心放在团购的到店业务,今年8月,抖音跟饿了么达成合作,饿了么以小程序的形式入驻抖音,双方会在商家资源、配送团队和渠道流量上进行互补式合作,这也意味着,到家业务被提到了重要的位置。

今年10月,抖音生活服务的GMV已经超过百亿。交银国际发研报指,美团到店业务美团到店2022年GMV约2360亿元。即便达到了这样的增速,抖音仍不满足。

12月中旬,抖音对于组织架构再次进行了调整,抖音副总裁韩尚佑成为抖音部门负责人,统筹管理抖音、中国直播、生活服务业务线,抖音旗下各业务板块负责人改向韩尚佑汇报。

韩尚佑可以说是抖音当下最如日中天的高管,甚至被称为“抖音太子”。生于1990年的他,在毕业三年后加入字节跳动,2019年,抖音内部搭建直播中台,韩尚佑成为抖音直播负责人,2021年下半年,韩尚佑兼任抖音生活服务和抖音开放平台负责人。

此次调整也释放了一个信号——生活服务业务的优先级被进一步拉高了。

如今抖音开始涉足网约车业务,不难看出,抖音希望在本地生活有更全方位的布局。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2年6月,抖音月活用户数为6.8亿,其流量潜能仍有待激发。

不过用户习惯的养成,仍需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培养。已经入局打车5年的美团,就是一个先例。

2017年2月,美团开始试点打车业务,2019年上线聚合平台,但直到现在,依旧在靠平台补贴来留住司机。今年12月,美团推出了“1亿保障基金”计划,包含司机增收计划,包括司机高峰期出车奖励、热区接单奖励和周末做单赢免佣卡活动等。

然而仅靠这种阶段性的补贴活动,很难留住司机,更何况当初滴滴、快的的补贴大战仍历历在目,仅靠平台砸钱,最终只会多败俱伤。

华为、腾讯入局,滴滴市场份额被蚕食

不过对于网约车平台来说,入驻抖音也不失为一个优选。

随着入局者越来越多,网约车平台的流量焦虑愈发严重了。

今年8月,在饿了么的免单活动大潮下,经历了审查下架后,终于回归应用商店的滴滴也曾尝试过免单活动。

8月13日,滴滴推出周末打车到固定地点免单活动,北京西单地区100元内订单,人人每天免两单。但由于没有考虑到行业特性,造成了西单交通大拥堵。据了解,峰值时期在线约车服务等待人数超过1300人,这也导致第二天本来在798的免单活动直接取消。

滴滴的焦虑源于网约车市场的“变天”。2021年,网约车巨头被审查下架后,一批网约车平台瞅准时机,如雨后春笋纷纷开始冒头。据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截至2022年6月30日,全国共有277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环比增加3家。

在市场的夹击下,滴滴的市场份额正在被不断压缩。调研数据显示,2021年,滴滴打车在中国网约车市场的市占率达到了85%。而根据易观数据,2022年9月滴滴出行的市场占有率仅为77%。而国泰君安数据显示,2021年7月-2022年3月,T3出行、曹操出行的市占率分别提升了6.9%以及1.4%。

资本市场对于网约车也大为看好,T3出行、享道出行、曹操出行等平台纷获融资。2021年9月,曹操出行B轮融资38亿元,完成了2021年网约车行业近年来最大融资;10月,T3出行获得了A轮融资77亿元。

网约车市场的爆发,也让聚合平台成为新的市场潮流,华为、腾讯等大厂纷纷入局。

今年9月,华为版“网约车” Petal 出行公测版正式上线,用户可以实现打车服务在手机、手表、平板、PC等设备间的流转。Petal 与华为鸿蒙形成全场景生态闭环,也大大提高了华为用户的使用便利性,增强用户粘性。

与此同时,微信在九宫格的“出行服务”内,推出了全新的聚合打车功能,接入了美团打车、曹操出行、T3出行、阳光出行、首汽约车等多个打车平台,覆盖了全国多个城市。

聚合打车平台,无监管的盈利能持续多久?

华为、微信、高德、美团、抖音等等一批头部大厂入场,让聚合打车平台成为了新的香饽饽,但其中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聚合打车平台相较于自营平台的优势很明显,相较于费力去拉新、运营,聚合模式只需要提供一个流量入口,更加轻量化,运营成本也更低。

据《晚点 LatePost》今年9月报道,达到每日接单量550万单至600万单后,扣除一系列硬性成本,高德打车业务已实现盈利。

而市占率第一的滴滴,仍未实现盈利,以2021年财报为例,滴滴营收1738.2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68%;净利润亏损493.35亿元人民币,同比扩大365.09%。

可见聚合打车平台对于想入局网约车的大厂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入口。但作为一个“中介”,聚合平台主要靠撮合”乘客和第三方打车平台来赚取中介费用,平台不能够提供监管,也就导致了乱象丛生。

2022年8月,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首次公布了聚合平台的数据。尽管单量上多家聚合平台都有增长,但在合规率上,聚合平台合规数据普遍不如自营平台。

携程用车、美团打车、高德打车、滴滴出行(含花小猪出行)和百度打车的订单合规率分别为77.1%、69.5%、61.6%、51.1%和50.8%。自营平台中,除了美团打车(61.3%)、滴滴出行(56.8%)和花小猪出行(35.7%),其余平台的订单合规率均在70%上。

在黑猫投诉上,关于高德打车的投诉多达五千多条,大多都是平台乱收费,而消费者维权无门。

抖音项目:抖音盯上网约车生意,切得动滴滴蛋糕吗?

而高德打车甚至已经成为被处罚的“常客”,据不完全统计,自4月多地开展网约车合规专项行动以来,高德打车及其旗下网约车服务商,累计被开罚单超过100份。

司乘纠纷是聚合打车平台的另一通病,由于第三方服务商质量参差不齐,而聚合平台在服务商的资质上审核并不严格,导致不少无证司机在第三方平台接单,整体服务水平下降,司乘纠纷增多。

今年6月,郑州一女大学生和朋友在郑州乘坐由高德打车平台派发给“有象约车”的网约车时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同车人员还有两人重伤,两人轻伤,对于责任的界定却在网上引发了广泛讨论,也引发了公众对于聚合平台合规性的讨论。

今年8月,监管部门对多家网约车平台企业进行约谈,就提到了打车聚合平台“先行赔付”责任。

根据CNNIC发布的第5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2年6月,我国网约车用户规模达4.05亿,占网民整体的38.5%。而今年6月份,网约车行业的整体月活跃用户数约为1.21亿,行业渗透率约为19.4%。

可见网约车市场仍存在巨大的潜力,不过尽管聚合打车平台在盈利上更为可观,但就如今的局势来看,未尝是一门好生意。

聚合打车平台监管趋严的态势,今年下半年来日渐明显,12月,广州刚发布了《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聚合经营行为的通知(征求意见稿)》。《通知》明确了聚合打车平台是电子商务平台,并且提出平台需至少每六个月核验网约车企业车主的多项证书等。

抖音此时入局网约车,仍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但抖音的流量对于当下流量焦虑的网约车平台来说,却是救星一般的存在。而抖音未来会做自营还是聚合平台,仍有待观望。

公众号

扫码获取最新项目

最新项目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 加载更多